Menu
黄俞平:感谢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拯救了我的生命*

肝癌, 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介入疗法, 冷冻疗法, 微波消融, 自然疗法, 化疗, 到中国治疗癌症黄俞平

  黄俞平:得了癌症,不要怕,如果真的要治疗,就来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来到这里就没错了,我也是什么都不懂,刚好缘分让我来到这里,感谢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救了我的命,感谢我的主治医生黄德良主任和胡莹医生。

  黄俞平(RIFIN WINATA OEI),65岁,来自印尼雅加达,2013年在马来西亚槟城确诊为肝癌。回忆起整个患病过程,黄俞平用了一个词总结:后悔。因为睡眠不好,黄俞平每天只能靠喝酒入睡,二十多年天天如此。其实,黄俞平的病是有迹可循的,早在2013年黄俞平就在北京检查出有肝萎缩,当时医生告诫他,必须停止喝酒。然而,顽固的黄俞平并不在意医生的警告,回到印尼后,依旧是每天喝酒。到后期,他的肝部开始出现疼痛,但他还是没有在意,继续喝酒。终于,在一次常规体检中,黄俞平被查出患有肝癌。

  确诊时,黄俞平的肿瘤体积还很小,槟城的医生建议他进行手术治疗,当时医生解释说只是个小手术,但是做完手术后才知道是切肝手术。病灶被切除后,黄俞平感觉身体空了一部分,走路不能走远,也不能拿重东西。术后9个月,黄俞平肝部肿瘤复发,于是再次进行了切肝手术。然而两次的切肝手术并没有帮助黄俞平彻底摆脱癌症,第二次切除后,黄俞平的肝癌还是复发了。

肝癌, 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介入疗法, 冷冻疗法, 微波消融, 自然疗法, 化疗, 到中国治疗癌症黄俞平和妻子

  两次切肝手术后,黄俞平的身体越来越弱,无法正常进食、入睡。他听说,得了肝癌就没救了,于是更加绝望。亲戚朋友们建议他去印尼、新加坡治疗,但是他觉得治不好,因而拒绝前往。然而,天无绝人之路,在黄俞平和家人最绝望的时候,有朋友向他推荐了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恰逢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在印尼雅加达举办免费的讲座会,一名四期肝癌患者也上台分享了自己的抗癌经历。在妻子和女儿的不断鼓励下,黄俞平决定再试一次,到中国治疗癌症。

  入院时,黄俞平已经很虚弱了,无法行走,只能坐轮椅,原本六十五公斤的他因为无法进食,只剩下三十七公斤,每天只能靠点滴维持营养。因为病情危急, 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的多学科专家团队迅速为他制定了一套系统的治疗方案,先是对黄俞平进行护肝治疗,再给予三氧自然疗法和冷冻治疗。第一次治疗后,医生又分别给予了黄俞平介入治疗、自然疗法、化疗等综合治疗。

肝癌, 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介入疗法, 冷冻疗法, 微波消融, 自然疗法, 化疗, 到中国治疗癌症黄俞平夫妇和护士

  经过多次治疗后,黄俞平肝部肿瘤已经由13厘米缩小至4厘米,可以再次行走,饮食、睡眠也恢复了正常。黄俞平妻子很开心地告诉我们,来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治疗前,黄俞平无法进食、走路,整个人消极不爱出门。治疗后气色好了很好,可以走路,胃口好了,体重也恢复正常;人也比以前开朗乐观,更愿意出门了。回到印尼后,很多朋友去黄俞平家里探望他,看到他的好转都表示很惊讶和难以置信,纷纷询问是在哪接受治疗的。对那些持质疑态度的人,黄俞平表示自己是最好的证明。之前槟城医生说黄俞平只剩3到6个月的寿命,然而1年多过去了,黄俞平的情况却越来越好了。原本绝望的他,在治疗后也找回了希望。

  采访期间,黄俞平分享了自己的抗癌心得:“得了癌症,不要怕,如果真的要治疗,就来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来到这里就没错了,我也是什么都不懂,刚好缘分让我来到这里,感谢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救了我的命,感谢我的主治医生黄德良主任和胡莹医生。”此外,黄俞平也鼓励其他的癌症患者:“我成功、坚强地对付了癌症。希望有癌症的人要像我一样,不要怕,加油。”

找到马来西亚办事处
常见问题解答
参加癌症知识讲座会

输入您的号码,提交后您将接到我们的电话,通话完全免费,请放心接听!

提交您的表单

请选择拨打的电话

 0060102066616 (吉隆坡)
 0060108988919 (槟城)

取消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