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晚期结肠癌,我相信中国的微创技术*

        腹痛难忍,排便异常,竟是肠癌四期

        2017年5月初,来自马来西亚的庄文基因排便困难、腹痛腹涨,前往诊疗所检查。服用医生开的药物后,未见效果。经CT检查发现,有个直径约3.5cm的肿瘤堵塞肠道,导致不能通便。通过肿瘤切片活检化验,证实为结肠癌4期。2017年7月,庄文基腹痛腹涨情况加剧,在医生建议下,庄文基做了右半结肠造瘘改道术。解决了排便问题之后,医生建议庄文基做辅助化疗,治疗肠道肿瘤,但是庄文基拒绝了。

        为我对化疗没有什么信心,我看到身边的朋友,做化疗后大概3-5年,甚至1-2年就过世了。马来西亚治疗癌症的医疗技术没这么先进,他们没有介入疗法,只有化疗。”他补充道。后来他尝试寻求中医治疗,当中医师告诉他,中医治疗晚期肠癌,治愈率只有38%时,他坚定了前往中国寻找更有效治疗的信念。

        拒绝化疗,前往中国接受先进微创技术治疗

        “因为20多年前,我有一个同乡,他曾经来中国广州治疗癌症,回家后捱过十年,癌症没有复发,后来是因为车祸意外不幸过世的。所以我相信中国的癌症医疗技术更加先进,可以有效治疗癌症。我来中国治疗,希望可以保住自己的生命,活得长一点。” 庄文基说道。

结肠癌,结肠癌治疗,介入疗法,经皮动脉灌注化疗术,中医中药治疗,微创疗法,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庄文基

        后来,庄文基通过朋友的介绍和报纸,了解到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他的女儿也出席了吉隆坡专场癌症讲座会,并在会后咨询了彭晓赤教授,彭教授告诉她,肠癌第四期有78%的几率可以医治好,要有信心。于是,在和家人商议后,庄文基前往吉隆坡办事处作进一步的咨询,在了解了治疗技术,医药费用,出国手续等问题后,庄文基决定前往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接受微创治疗

        “彭教授告诉我,入疗法,是直接针对肿瘤细胞注射药物,药物浓度比全身化疗药物浓度高2-8倍,杀灭癌细胞的效率更高,而且不会损害正常身体组织,副作用小,恢复快,不会太难受。” 庄文基补充道。

        被中医师误导,6个月中药调理,病情恶化

        “2017年8月29日,我第一次来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医疗团队(MDT)给我安排了介入疗法、经皮动脉灌注化疗术和中西医结合微创靶向疗法。我做了两个疗程的治疗,总共27天,出院前王增海医生叮嘱我,3-4周后要回院复查。”

        “但是回到马来西亚后,我的一个中医朋友跟我说,化疗不可以做太多,调养要很久,很难恢复。于是建议我用中药来调理身体,我听了他的建议,就在他那里接受了6个月的中药调理,没有按时回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复查。”庄文基回忆道。

        在吃中药调理期间,庄文基每个月都会抽血化验,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肿瘤标志物(CEA)数值(正常值0-5)一直在上升:对比从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出院时的情况,经过几个月的中药调理后,他的CEA值竟然从5.1 上升到80!这让他非常不安,他开始怀疑中药治疗的有效性,于是他前往另一家医院进行复诊,CT检查结果显示,肠道肿瘤已经从原来的3.5cm增大到4cm,肺部结节从原来的7个增加到15个。于是他赶紧联络吉隆坡办事处,重新安排过来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继续治疗。

        信任微创技术,再次入院,病情得以控制

        2018年3月25日,庄文基再次来到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接受第三次介入疗法。

结肠癌,结肠癌治疗,介入疗法,经皮动脉灌注化疗术,中医中药治疗,微创疗法,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

庄文基和主治医生王增海

        “治疗不会太辛苦,比较轻松,介入治疗药物没有什么副作用,我精神很好,胃口很好,不会觉得累,回去马来西亚之后,我可以驾车沿路跑5-6小时,晚上睡眠也很好,我晚上9点睡觉,早上5点醒来。对于我们老年人来说,睡眠是足够了。庄文基微笑着说。

        我经常跟我身边的癌症病友说,让他们来圣丹福广州现代肿瘤医院治疗,我把我在这里的治疗情况告诉他们,把吉隆坡办事处的地址和电话发给他们,让他们去了解情况。中药调理,过程太慢,不能控制癌症的发展。我在这里也做了中医中药治疗,但是王医生告诉我,这只是辅助治疗。中药调理可以减少治疗带给病人的身体伤害,提高免疫力,增强体质。杀灭肿瘤还是要依靠微创技术。”庄文基补充道。

找到马来西亚办事处
常见问题解答
参加癌症知识讲座会

输入您的号码,提交后您将接到我们的电话,通话完全免费,请放心接听!

提交您的表单

请选择拨打的电话

 0060102066616 (吉隆坡)
 0060108988919 (槟城)

取消

确定